专注于企业高端决策培训
021 6504 1180

陈春花:数字时代的人、组织与管理

2021年7月15日
By


数字化带来了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进入了一个智能的时代,这是一次以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虚拟现实、量子信息技术、可控核聚变、清洁能源以及生物技术为突破的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不是一个简单的对人掌握技能的延伸,是要和人一起去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

1 工业互联网带来的四个变化

  • 第一,人工智能挑战了绝大部分行业的技术壁垒,也就是说很多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因为AI的出现会被调整的,原来的竞争优势会被颠覆了。
  • 第二,区块链的技术运用使企业的供应链优势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改变了企业和社会的整个组织形态,重构了生产关系。通过技术建立的信任改写了信任成本,当更广泛的联系和关联发生的时候,生产关系就被重构了。
  • 第三,原有的生产要素加入了数字技术后让经济增长的驱动要素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仅带来商业逻辑的调整,也会让产业结构、经济增长的模式发生非同以往的变化。
  • 第四,有了“新人”的概念,包括与我们的价值观完全不一样的年轻人,以及机器人、数字工业时代。

这些变化将不断提高机器的效率,接下来要让人机之间的效率更高,会替代一部分人的工作。数字化融入产业价值,是新产业价值时代最重要的变化,数字化资源将通过各种形式源源不断渗透进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将诞生无限可能的“新产业组合”。

数字技术带来了社会化、互动化、透明化和娱乐化,它非常迅猛地影响着每一个人;工业数字化对整个行业、市场、社会的生产要素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2020年疫情的冲击数字化成为必选项,我们是必须接受数字化,它是一个根本的发展趋势。数字化从概念上来讲是0、1的二进制代码,但是今天数字化是一种生存方式,通过连接去实现各种技术的创新,把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组合连接之后,把现实世界在虚拟世界做了个重建。

2 数字化的三个最本质的特征

连接大于拥有。在工业时代拥有很重要,有着独特的核心竞争力,但来到数字化的时代,更重要的变化是你能不能够去连接更多新的资源,新的可能性。

数字孪生。我们理解数字化的时候要能够理解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融合。这次疫情期间的情况就是数字孪生的最好解释,我们物理距离被隔离,但是我们所有的人其实又连在一起,因为我们都在线,无时无刻可以保持联系。

变化。速度的变化带来的冲击是,我们不再按从过去到现在到未来的时间走,而是一个从现在开始就可以去创造无限的未来可能的一个时间概念,把过去和未来都压缩在当下。

3 人、组织与管理

数字化通过各种形式源源不断地渗透到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中,诞生新的产业综合,这就是数字化对产业的意义。2015年之前,数字化、移动技术、互联网技术解决了消费端的问题;2015年之后数字化开始慢慢渗透到产业链;2019年的时候数字化已经开始渗透到我们产业的各个环节当中,使得每个产业都有重新做一回的机会。数字工业时代带来的新的可能性,无论是从根本性的变革去看,还是从我们对数字化本质特征的理解,或是从数字化对产业价值的意义来看,许多新的可能性和机会将会出现。

人超越环境并形成自己一个小的组织,通过自己的稳定性来面对外部的变化,这是过去。环境的不确定性已经渗透到我们组织发展的空间当中,因此,今天我们必须承认的一件事,就是个体价值崛起,组织与个体之间要找到一种共生的关系。

强个体的出现就会让组织和个体之间的关系改变。人在组织中的竞争、评价、激励、合约、管理、流动性和风险等随之发生改变。比如,以前我们会关注员工的投入度,但在新的组织概念中关注的是产出的评价;比如以前是从基层到中层再到高层的成长发展逻辑,但今天有可能从基层到高层,也可能从高层到基层,还可能横向去发展或去组建一些新的小结构。所以,数字时代对于人的要求及给他的空间可能性不同了。

组织在当今时代不可能做到独善其身,与外界呈现出强连接的趋势。影响绩效的因素从内部转向了外部,就像我们在疫情期间,不管我们的企业原来做得多好,整个疫情变化之后,所有人的绩效都受到了影响。社会发展的不确定性使整个组织不再是原来的稳态,如果要发展得更好就需要与外界有一个共生的生态。

企业数字化转型是否成功,以人才打造的组织能力将成为关键之一,这也将对组织管理者提出全新的要求。组织管理发生了五个根本性的改变:

第一,从管控到赋能。

传统的组织管理要求是每个人不犯错误,并取得最大绩效,但今天最好的管理方式是不断地激活人,而且还能够激活更优秀的人,激活人的创造力。

第二,从胜任到创造。

传统的管理方式注重员工具备岗位职责的基本能力,但在数字化时代管理者最关心的不再只是胜任,还要看员工能不能够在不同的岗位当中具有更高的创意,创造出全新的价值。创造力是当今社会最重要的价值,企业能否持续发展要看这个企业能不能够驾驭不确定性,而驾驭不确定性的源动力在于企业的持续创造。持续创造力从哪里来?员工是创造力的主体,所以数字时代的组织管理要使员工从胜任转向创造。

第三,从个体价值到集合智慧。

以前在讨论管理的时候,话题更多的是目标与绩效,但在今天我们还要讨论“人在组织当中怎么样有意义?”首先要激活人成为强个体,同时在组织的平台上智慧集合时个体的价值才会被放大。

第四,从分工到协同。

面对这个时代诸多的挑战我们无论从组织内部或外部都需要有一个更大的系统效率,这个系统效率就是协同。企业能不能跟顾客在一起?能不能上下同欲?能不能综合运行?能不能够看到系统的效率?只有多方面的协同才有机会在数字工业的时代取得最大的成效。

第五,从协同到共生。

数字化时代不仅对内,还要应对外部的变化,为顾客构建一个跨领域的协同共生的价值网络。当你有能力去构建这个跨领域的协同共生网络的时候,就比单个网络创造的价值要大很多。

数字工业时代所有的变化带来可能性的时候,我们要更加注重释放整个的价值,让组织中每个人的价值以及组织所创造的价值为这个社会创造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