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佑:数字化转型与创新领导力推动企业迭代

2022年5月9日
By

新冠疫情给全世界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在所有的不确定当中,数字化转型是我们唯一所能确定的巨大机遇。人类全面进入数字化的进程已经开始加速,传统行业大规模的受益于数字技术的转型升级,数字化的运用与创新是企业活下去的关键。

但是数字化转型究竟是什么?数字化转型中会遇到哪些障碍?例如与企业现行的战略、业务模式、信息系统的关系是否有冲突?领导者该如何检视这些情况?与新技术该如何整合?领导要带领企业转型,有哪些能力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说“数字化转型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旅程,通常是破坏性的刷新”?

潘天佑博士

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

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邀请了潘天佑博士结合自身参与的项目成功案例,与大家分享从个人电脑、互联网,到人工智能等各个阶段技术所推动的破坏性刷新,以及数字化转型与创新领导力。

01 数字化转型的历史阶段

数字化转型在历史上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约在40年以前,大家开始真正使用个人电脑,当时的电脑体积非常大,主要用途在军事、气象等方面。很多个人企业都存有疑问,不知道拥有一台个人电脑(PC)到底能做什么?此后,个人电脑所驱动的数字化转型淘汰了很多公司,也成就了一大批诸如APPLE、IBM在内的国际企业。

第二阶段是20年前,PC取得了巨大的突破,GSM移动通讯可以开始让每一台分离的PC进行数字化交流。事实上,在二十一世纪来临前,计算机迎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互联网驱动下的数字化转型,给世界带来了比想象中还要巨大的改变。

第三阶段就是现在,人工智能所驱动下的数字化转型。在全球迈向数字化的今天,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技术,其能量在持续释放,获得爆发式增长,这正是得益于云计算、物联网和大数据等数字技术的日趋成熟,人工智能才取得实质性进展。人工智能像一个智能的手,在众多数据里面,把最有价值的东西找出来。万物互联,5G通讯的运用,让人与人、物与物中间的信息联系更为畅通。

02 成长型思维

在斯坦福教育理念中,有一个叫“成长型思维(growth mindset)”的概念,它是相对固定型思维的一种心智模式。在成长型思维模式之下,一个人看待世界的方式往往非常灵活,对失败有正确的态度,拥有面对挫折的良好适应能力,相信任何事情都可以改变,人都是在不断地成长与进步并创造非凡。“谋大事者,首重格局。”人的格局决定着一个人是否可以成就大事,因为人的观念决定着人的行为,人的思维又决定着人的高度。同样,人在职场最重要的不是其能力的高低,而是其格局的大小,人的格局与人的思维能力和思维模式息息相关。如果相信脑子可以成长,你的行为会有所不同。

不仅是个人,企业的发展更是如此。要想在激烈竞争中赢得成长先机,进而取得长久的竞争优势,领导人至关重要。成长型思维需要成为一种企业文化,越来越多的企业把变革与创新作为其生存、发展,乃至取得竞争优势的核心战略。企业创新不仅需要创新人才,更需要创新团队,领导人必须要有成长型思维,解放思想、打破员工头脑中的条条框框和思维定式,冲破思维枷锁。相信成长型思维可以助力企业成功,使员工与企业一道实现突破,共创非凡。

03 人工智能云平台

人工智能的目的就是让计算机这台机器像人一样思考,充满智慧。AI、云化是大势所趋。移动为先,云为先,云就像一艘船,承载一切,形成一个智能的云平台。人们常说这四朵云:第一朵云是智能云;第二朵云是office联网所带来的Microsoft 365;第三朵云是Dynamics 365,也是建立在云上;第四朵云就是 Power Platform,就是大数据的分析。从架构处理框架到将人工智融入产品,赋予云智能方面的能力,用来帮助企业构建更好的工作习惯,进行数字化转型。

04 数字化转型中的领导力

数字化转型就是通过利用数字化技术,如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流程和能力的集成,来推动企业组织转变业务模式、组织架构、企业文化、运营方面等的变革措施,利用技术为各种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创新并获得快速适应变化环境的能力,使其能在互联网时代生存和繁荣。在互联网时代下,企业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数字化转型成为企业寻求新旧发展动能转换的重要途径。虽然其过程不容易,会遇到很多障碍,但只有与时代同频共振才能免于成为时代的弃儿。因此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都在试图通过构建自身业务模式来从容应对行业变革,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在打破原有游戏规则的同时,给社会、经济及个人带来革命性改变。

而决定企业命运的关键是领导者的决策,高效的领导力和行动力才能有效的引领转型,转型应该是自上而下的,在转型中领导的魄力至关重要。因此给领导力的定义就是创造一种环境影响他人达成共同目标的能力,具有远见和前瞻性是领导者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与数字化时代的复杂性与不确定性息息相关,拥有数字化技术与知识储备是制定长远战略的前提条件,领导者需要敏锐的洞察力和开放的心态,才能更好把握数字化转型所带来的影响、风险和机遇,从而进一步创造新的商业模式。除此之外,领导者还需具备“破坏性柔术”的属性,这使得领导者能够识别竞争对手和环境中的威胁,最终找到合适的破坏性元素来化解危机,获得其竞争优势。

疫情使得原有的许多应急技术变成日常技术,这是一次巨大的机遇。数字化的进程中最大的受益者是运用新技术改变自己的企业,数字化将会真正撬动中国的内需,数字技术的发展也会让中国内需进入全新的发展时期,未来中国14亿人的内需也将会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

邀请潘天佑博士授课,请联络复育智库,1891731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