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企业高端决策培训
021 6504 1180

王煜全:大资本决定拜登必须上台

2020年11月8日
By

拜登必须上台:是谁决定了中美关系的未来?

转载自公众号:全球风口

你好,我是王煜全,这里是王煜全要闻评论。

10月28号我参加了青岛创新节,并在下午做了一场四个小时的前哨大会。在这个特殊时期,感谢还有这么多朋友从全国各地前来捧场,让我非常感动。
28号上午的青岛创新节开幕式上,我做了一个20分钟的致辞。今天就分享我在致辞上的核心内容。
在致辞上,我回答了一个大家都非常关注的问题:未来中美关系会好吗?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得先从这次美国大选说起。

什么是大资本?
在美国大选预测方面,有两个著名的机构。一个是《经济学人》杂志,一个是大数据分析师Nate Silver创立的“538网站”。两家机构对于美国大选的预测结果高度一致:拜登获胜的概率遥遥领先于特朗普。
我认为拜登一定会赢,这就要说到背后的底层原因。这个底层原因的分析,我没有在其它任何地方听到过,现在分享给你。
大家都说美国利益,其实美国是以大资本利益主导的国家,真正的大资本才真正代表了美国利益。资本支不支持拜登,是决定拜登能不能当选美国总统的重要因素。
什么样的资本规模才能算大资本呢?《福布斯》2019年估计,特朗普的净资产为31亿美元。听起来够有钱了吧,特朗普算不算大资本呢?
相比美国真正的大资本,特朗普这点钱还真算不上大资本。真正的大资本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养老基金。根据最新排名,资金量排名第一的加州公务员基金,3000多亿美金;排名第二的是加州的教师基金,2000多亿;排名第三的纽约州公务员基金,2000多亿。排名第十的也有上千亿美金。
第二类大资本是美国家族的钱,也叫old money。根据美国家族财富排名,排名第一的Walton家族资金量达到了2000多亿,排名第二、第三的Mars和Koch家族也都是千亿级别,基本与养老基金的规模相当。
第三类大资本是富豪排名,也叫new money。在最新的福布斯富豪榜单上基本是我们熟悉的人名:杰夫贝佐斯、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等等,他们的资金量最高接近2000亿美金,排名第十的也在600亿美金以上。
看到这你就明白了,跟动不动就上千亿规模的大资本相比,特朗普30多亿美金的规模根本算不上大资本。

丨大资本的逻辑
对于风险的考虑,大资本的逻辑跟小资本是完全不一样的。小资本的逻辑是看回报率:我有100万,要想办法增值到1000万,甚至可以为此冒一定风险。而大资本起手就是1000亿,他们考虑的不是增值的问题,而是安全问题,如何不贬值,在市场波动的时候更是要找到一个安全的蓄水池避险。
放眼现在的国际环境,大资本还真不容易找到不贬值的地方。美国经济基本停滞,要靠发钱才能活得下去,这会造成滞胀现象。钱变得不值钱了,因此投资保值的几率就变小了,甚至几乎没有投资避险的空间。细数一下现有的投资品类吧:
不动产、大宗商品等等原来不错的投资标的都会贬值;消费、航空、餐饮等等巨大的产业都没有了投资价值;存银行更不行了,滞胀环境下,银行会有负利率,钱存银行都会贬值。
所以,大量资本往中国涌入,因为中国有一个特别有诱惑力的条件。《经济学人》原文是这么说的:中国提供了眼下世界其它地方最罕见的两样东西:GDP增长和高于零的利率。
我开玩笑说,穷人的烦恼是,怎么把10块钱变成100块,这其实真的是小烦恼。而富人的烦恼是,怎么把1000亿不要变成100亿,这真的很难。
因此,大资本寻找投资标的,选择逻辑有两条:第一是蓄水池足够大,第二是风险足够小。而滞胀环境下,以前大多数保值的投资都失效,比如房地产、银行、贵金属等等。还剩下一个可以实现增值的地方:那就是优秀的、具有成长性的上市公司。
但是资本市场也不是到处都能够避险的,毕竟你投1000亿下去,不是投到整个资本市场的,而是要投到蓄水池足够大的个股里。企业不够大,您的钱刚进去,就把股价炒起来了,当然达不到长期蓄水池的目的。因此,大资本选择上市公司投资的条件是:公司市值足够大,未来发展有保障。
这就是为什么疫情期间,美国巨头企业逆势疯狂上涨,他们背后的推手就是大资本。大量的投资基金无处可去,只能进入股市,而且只能投资于实力最强的科技股以避险。
对大资本来说,选择投资的上市科技公司必须要有巨大的未来成长潜力,这样才能在未来某一天,比如三年五年之后,公司的经营业绩真正达到了估值,把价值做实了,实现了价值回归,大资本的投入才能撤出,也就是把资本真正兑现出来。
也就是说,因为需要给大资本找个去处,这些大基金只不过是把最优秀的科技公司的未来价值提前变现了。
大资本做了足够多、足够深入的研究以后,才敢往里面放钱。大资本对于科技企业的判断,体现在科技股涨幅,和我们对科技企业未来业绩的分析高度一致。最典型的就是芯片行业。在疫情期间NVIDIA和AMD都获得了不错的回报,而Intel股价低迷,持续走低。没有出现中国股市经常发生的所谓概念股,也就是同一个版块的公司同涨同跌的现象。

中美的未来
现在你知道了,大资本需要一个安全的、能稳定发展的环境,大资本不喜欢不讲规则。遵守规则才能规避风险,在这样的前提下赚钱才是安全的,是美国文化最看重的地方。
本来,大资本可能只是希望特朗普搅搅局,甚至悔一两步棋,没想到特朗普把棋桌都给掀了。你可以悔一手棋,但你不能掀棋盘,这是大资本不能允许的,因为那样就没有规矩了。拜登近两个月的募资数额巨大,追平了特朗普过去募资的总额,说明大资本对拜登的支持力度空前巨大,可以明确的说,拜登赢定了,因为大资本抛弃了特朗普。
我前面说的大资本找蓄水池避险都是铺垫。下面重点来了:对于大资本来说,相比亚马逊、苹果、特斯拉这些蓄水池,中国才是最大的蓄水池。而且这个蓄水池还在强劲增长。
你可能没注意到的是,在今年贸易战过程中,中国已经发生了改变,中国在金融领域对外资的限制正在放开,很多国外的大资本已经悄悄的进来了。高盛和摩根士丹利获得了中国合资证券公司的多数控股权;汇丰的中国人寿保险业务变成了完全独资;花旗银行拿到了托管牌照,可以在中国直接为机构投资者提供服务了;贝莱德资产管理公司获得批准,可以在中国销售自己的基金;先锋集团(Vanguard)决定:把亚洲总部搬迁到上海……
根据花旗银行的一项统计,过去一年,约有2000亿美元从海外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根据经济学人的测算,截至2020年6月,海外公司持有的中国股票和债券分别增长了50%和28%。
几千亿、上万亿的资金正在涌入中国。到明年,我会坚定地相信 :这个数只会多,不会少。这些大资本代表了美国最有话语权的这部分人,他们才会对全球经济和政治格局带来实质性的影响。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拜登必须上台。因为拜登上台还有一个重要作用:那就是终结中美贸易战。前面由打破规则的人做了铺垫,现在大资本需要一个讲道理的人,与中国重新界定合作的规则并且严格遵守了。当然,以前那位不讲道理的人也有贡献,通过他一搅局,双方都意识到了合作的重要性,然后就不能有搅局的人了,需要换一个守规则讲道理的人,让双方能持续长久地合作。
所以总结两点:第一,拜登必须上台。第二,拜登上台之后中美关系大概率会好转。对中国来说,这是真正的大机会。以前双方的合作很浅,而未来的合作将是深入的合作。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在理解西方文明的基础上遵守规则,然后就准备好接受大资本的洗礼。大资本意味着中国机会,意味着中国的下一轮高速发展,也意味着中国真正融入全球经济当中,可以建立我们的全球信用。未来还可以发展出我们的被全世界承认的更先进的规则和信用体系。

作者:王煜全 全球科技创新产业专家、科技投资人,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全球企业增长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中国区首席顾问  ,得到App《前哨·王煜全》《全球创新260讲》《全球创新生态报告》 《全球创新生态报告》栏目主讲人  。

邀请王煜全老师授课,请联系复育智库,18917311848